澳大利亚将紧急培训2万名护士 投入加护病房工作


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蝙蝠细胞的MTHFD1表达水平比人类相应组织的细胞要低很多,这可能和蝙蝠适应飞行生活的生理变化有关。

“土耳其的(确诊病例)增长率令人震惊,最近有关病例和死亡人数的数据表明,土耳其的局面失控了。”伊斯坦布尔大学医学院肺病学教授泽基·基尔卡斯兰(Zeki K?l??aslan)警告道,“从这场危机在伊朗开始加剧的那一刻起,(政府)一直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

除此之外,两组筛选都发现了一个共同的新的宿主基因MTHFD1。MTHFD1编码亚甲基四氢叶酸脱氢酶,是DNA和RNA的组成成分嘌呤碱基从头合成的重要代谢酶。

人类需要广谱抗病毒药物

为阻止疫情传播,土耳其政府已经下令关闭大中小学,并对城际旅行实施严格限制,禁止65岁以上的老人出门。但是直到全国确诊病例已经过万,政府依然没有做出全面封锁的决定,而是敦促每个人“自愿隔离”。

作者们提到,2003年的SARS、2014年的埃博拉以及2019年末开始暴发的的新冠肺炎均给世界各地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心理恐慌。诸多证据支持蝙蝠是这些致病病毒的共同的天然宿主,病毒从蝙蝠到某个中间宿主传播最终导致了疫情的大规模暴发。

“由于前期控制措施不严格,疫情在加速扩散,未能得到有效的控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对澎湃新闻表示,土耳其的疫情严重程度最终可能不亚于伊朗。“对照其他国家的经验和土耳其自身的疫情发展趋势来看,预计短期内难以阻止土耳其境内疫情的快速发展。”

然而,传统的抗病毒药物以病毒蛋白作为靶点,它们在应对不断出现的多种不同类别的病毒时很难发挥作用,而且病毒也很容易通过突变自身基因而产生耐药性。

发现抑制剂carolacton

随着新冠肺炎大流行正在加速蔓延,世界各国人民都意识到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中国积极与国际社会及时分享疫情防控的“中国方案”“中国经验”的做法,也得到了广泛的赞扬。